水靈

喜歡上你就是一種錯

玻璃鳥之歌

ゝ太久沒更文被人打了(?)

ゝ甘党向

ゝ是根漫着畫改篇不喜匆進

ゝ以上ok以下文案

你們知道嗎?這個小鎮有一個童話的。

東邊的那個人跡罕至的森林裏,居住了很多很多的玻璃鳥,牠們就如名字般,屬於易碎物品,但他們亦窮盡一生,只為一躍大氣中,然後重重地跌碎,完成他們一生最大的成就和願望,然後發光發亮。

一縱使可能摔得粉身碎骨,

也要鼓起勇氣的跳躍一

一玻璃鳥之歌,comic 一

————————————》

“天月老師!那最後玻璃鳥有好好地飛上天嗎?”

一個眼睛大大的,小男孩坐在離天月最近的位置問道。

天月耐心,面帶笑容,蓋上眼歛,輕聲說

“那又有誰知道呢?那就又你們去想像了囉”

‘叮噹~叮…噹’

“好啦下課了”

“天月老師,明天見,バィバィ~”

“明天見”

一路揮着手,直到眼光不再出現任何人,他才放下手。

他同時又嘆了口氣,想到恋人外出工幹去,天月的心情真是鬰悶到不能再鬰悶了。

“唉~”

“欸,天月老師大丈夫?”

“大丈夫,看我是元氣滿滿的天月唷”

說完還原地跳了一下,逗得關心他的同事笑了。

見天月沒問題了同事又去忙了。

目光落到幼稚園的門去,他多想恋人,伊東歌詞太郎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然後抱着他。

嘛,怎麼可能發生,加上對方在北海道,又吵架了,即使來了只會令氣氛尷尬起来。

“唉……就是嘛,怎麼可能呢”

現在只要想一想,那天歌詞太郎的臉,遠在天堂的天使也感受到從地上傳來的惡意了。

“真的有點想你了…”

看着東一邊西一邊都散落着玩貝和繪本,他又嘆了口氣,步回了課室裏收拾,窗邊漏滲着和風和温暖的陽光。

天月卻沒那心情躺在庭园草地上享受。

看了一眼外頭風和日的景色,天月忽然想起了今天說起的童話,忽然有了向東邊森林走走的想法,於是向同事告別後,便提起純白的單肩袋。

可他卻沒注意到一件事一

“天月くん:

Live 比想像中提早了完結了,現在正回來了,我想大概今天的三時左右就能回來了。

前天的事真的抱歉,這麼大聲向你大叫……

歌詞太郎”

一電話中一條未讀的信息一

——————————————————

在不知敲下第幾次的不耐煩,歌詞太郎終於再拿起了被遺棄的電話,看了一眼又扔下,少有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沒有沒有回覆。

在工作?幼稚園不可能那麼遲。

和朋友外出?那不可能看不到的。

那……仍在生氣了。

只有這個可能性吧。

“唉……”

“怎麼了,從今日見到你就唉足一日了,怪不得不受女生歡迎了~”

rib 開着玩笑看向慢了一拍的。

“稍微…和人吵架了……”

“哦~原來如此,那,是誰呢,能令歌詞太郎さん那麼苦恼的,就只有那.位大人吧”

“幹嘛了啦,連ribさん也要玩嗎?”

怎麼可能,不過我不排除有玩這個打算。

rib 心裏小小的自嘲後,搶過了歌詞太郎的電話。

“你在做什麼呢?”

嗚哇,好冷啊,歌詞太郎別笑了我快結冰了。

(喂說好的別玩呢?)

“歌詞太郎さん這樣下去,那位.大人,不不,天月くん肯定還會生氣的。”

“欸,為什麼?”

“就是說你純情的地步太嚴重了。”

“試想想一對情侶吵架了,會不會只用訊息去道歉?”

啊,也是呢。

低下頭,看向被自已用左手抓着的右手,早就因力道問題而出現了幾條爪痕了。

“更何況以天月くん的性格,說不好覺得你在別要他擔心以所說的話,那裏有道歉的成分?只是給了那孩子壓力而已。”

听着友人帶着刺的解释,頓時感覺自已真自私的問題。

對方只想在下個休息日一起去玩,休息一下接踵而來的live所帶來的壓力。

然後,然後是什麼來着,對了,自已只忙着歌曲作詞,結果就在對方一句“吶,你听着不?”就破口大罵,回過神來的時候,然後自已又只留下一張便條便去遠門。

自已真是最差了。

“我說的不是責備你也不是讓你沉思回憶中,話你也說了,收不回來,是不是該做什麼去了?”

“嗯我明白了,這頓我欠你,謝謝”

“不用謝”

看着歌詞太郎的遠去,rib喝了一口咖啡。

果然冷掉了,

就像感情般。

自怨自艾地吃着剛送到的窩夫。

好甜的焦糖味,嘛,朋友幸福就好了,自已也不是孤獨的。

rib 如此想後,笑臉迎迎地把位子讓給了女朋友。

————————————————————————————

“到底去哪兒了,怎麼找不到了。”

歌詞太郎邊跑邊拿起電話撥打第二十一個電話。

『你所撥打的電話一』

“……”

正急得要命的同時,歌詞太郎的目光映入了幾個字:

琉璃幼稚園。

“這不就是……!”

就在同時,

“是這邊來着的?……哇,好可愛啊”

走過一個又一個的草叢,天月在一條小徑發現童話中的玻璃鳥。

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中,細細地欣賞着,玻璃鳥一動一動時,總會發出清脆的聲音。

“漂亮吧?”

回話的是一個藍眼的青年,他正靠在一棵树前。

“欸,這兒居然還有人住的?”

“這話真的有點失禮呢,你看看這個呢?”

青年人舉起手,向樹林指了一下。

天月順着手指而看,驚訝得目定口呆。

並不是一隻,整個樹林,不論地上又戓樹上都佈滿了玻璃鳥。

“真的好美呢,這都是你的嗎?”

“嘛,算不上我的,牠們總有可能飛走的,只能算引路人吧。”

“是呢……”

那歌詞太郎さん也總有一天也會像玻璃鳥的離開吧?

畢竟待久了都會厭煩的吧?

“要來抹抹看?”

青年把抹布和一瓶東西給了天月。

瓶上的紙正寫着:玻璃清潔劑,五個字。

“我說這是玻璃清潔劑吧……”

“嗯,又便宜又好用”

“問題不在那裏吧!”

“嘛,張就着好了。”

“沒想過玻璃鳥真的存在呢。”

“欸啦,牠們一直都在,我一也從小一直听着這聲音長大的”

“那,牠們是為什麼而來的?我還是第一次見的”

天月一邊替玻璃鳥擦拭着一邊向青年問道。

“牠們呢,說起來很不可思議,是被風的味道吸引”

“欸,怎麼回事?”

“牠們是靠大風飛上天的,飛上天去了就實現願望了,當然有些要保命的就仍好好的呆着就是了。”

青年看了一眼地上的玻璃鳥,笑了笑。

“倒是你,一臉愁容啊?”

“嗯?……哦嗯。跟一個很要好的人吵架了,雖然是我單方面的撒性子”

嗯,不是歌詞太郎的錯,他的壓力比我大上要多了。

“被對方罵了?”

“嗯,稍微听到了一些難听的話而已。”

天月抬頭看了看淺色的天空,他好久也不會那樣看了。

他身邊都有個更好的天空,用不着看這個天空。

“嗚……好冷啊。”

揉搓自己的双手,又呵了口氣。

“這裏偏高會有點冷的,喝這個吧。”

青年很有先見之明,把一杯冒着白茫茫的杯子給了天月。

天月放下玻璃清潔劑和抹布,喝了一口青年給的熱可可。

“我想,他只是一時之氣的。”

“欸?”

“因為,沒有一個真正喜歡對方的人,會對他說出那樣傷害人的話,對吧?在那兒偷听的”

天月順着青年的視線看去,果然樹後出現了自己熟悉的身影。

“歌詞さん……”

“那我先去抹別的了,先走了”

青年識趣地撿起東西離開,徒留他們二人。

“嗯,甚麼了。”

“你是平常的歌詞さん嗎?”

歌詞太郎沒有說話,只是點了一下頭。

他難受得感覺到自己一說話就會嗚咽起來。

那黑眼圈和些微紅朣的眼圈,沒一是給予自己的懲罰。

“多謝你,歌詞さん”

說完便一頭衝進了歌詞太郎的懷裏,也不管手中的可可會否因過大的動作而瀉。

“嗚哇,天月くん,這很危險的啊”

要是你受傷了,我該當何罪。

“笨蛋,你真是笨蛋。”

你又何罪之有。

“別哭了,嗯?”

“你怎賠我,天月自己跑來這個冷冰冰的地方,正所謂,孤獨的兔子放任着可會死掉的”

抬頭看向屬於自己的天空,對方清澈的眼睛反映着自己的身影。對方略微思考後,道

“那歌詞太郎把自己當賠禮好了”

“誰要你……骗你的”

兩人相看而笑,把自己的額頭掋上對方的,滿足地笑了。

天月握着口袋裏的玻璃鳥,他想起青年的話,

『即使玻璃鳥碎掉了,即使牠們不曉得將會發什麼,牠們也因完成願望而閃閃生輝,也不要忘記牠們的樣子,因為朋友和最重要的人的關係不也如是嗎?』

後記:太久沒更文我也覺得很沒臉了……

無聲(歌詞太郎side,必定HE)

ゝ稻荷神(第六天大魔王)既作歌人伊東歌詞太郎x失聲(假装)天月

((太多設定了吧))

ゝ甘党向

ゝ有點虐,不過最後肯定HE


伊東歌詞太郎,

是一個有各的作歌人,

撇除他是一名神明。


伊東歌詞太郎,

是一個公認的純情神明並打算與音樂結婚的神明,

撇除他最近恋爱了。


在京都的某座古老的山上,有一個供奉稻荷神的神社。 那裏住着一個極度喜歡音樂,神力強大的稻荷神。

妖魔和神明既敬佩又畏懼,這樣的一個神明有個小小的秘密。


“哼哼~”

“神上大人你其實曾經有人說過你那臉痴漢樣實在有點……”

“哦……?”

式神的話令那個呆看着浮在半空中的透雲鏡中的稍微令青年回過神來,

……

“大概,沒”

說完又繼續他的痴漢行為。

“唉……”

誰叫他家的神上大人喜歡上一個人類,唉。


不知第幾次的嘆息,終於令青年收起鏡子,笑瞇瞇地說“我們有客人了”


伊東歌詞太郎玩味地看着由許多紅橙色的鳥居所造成的道路,走進了一個人,不,該用爬來形容。

“稻荷神大人……你在哪裏,我請……你出來……一下”

來人一邊喘着氣,一邊大叫着。

“喚你呢,神上大人”

“是嚒,沒興趣。”


反正又是求要大富大貴,聽厭了。


“請你……救救我的一個人”

“拜托了……付出什麼也行,請你救他。” 少年對着空地一味大叫。

“我多久,沒听過這種願望了……”

“什麼,神上大人,你說了什麼了?”

“沒什麼,啊對了,狐,替我把這東西給他和向他說明天再來一趟,嗚~好累我要睡了”

把硬物往後一丟,便徑自踩着木履,和袖一揮,便走回了大殿。

“真是的,好心就別丟了嘛,欸這不是神上大人的玉塊嗎?!這下可好了,我又要挨罵了,那個中二病不得了的天照大神……”

“那樣說小心那.個好可怕的大神罵哦”


白了一眼仍在殿門的主子,化為人形,從鳥居路走下去,

“等一下,那邊的人類”

“欸,妳是……”

“沒有知道我的理由,我只奉人所託,把這個交給你,並請你明天再來這裏一趟。”

“好的”

伸手接過玉塊,就在此時,他的耳邊响起一句話


“你的願望確實听到了”


“欸……好像有人說話了”

少年左看右看,隻影不見。

“……!你錯覺了。那再見”

“等一下”

少年拉着狐的袖子

“請替我向那個人說一句多謝。”

“知道了,回去吧”

看着少年的遠去,狐才舒口氣。

「要好好考慮多找一個式神才行呢」

又踏回了那小徑上。

…………

……



“好累。腿都快要斷的了一”

“你不知道 那兒有小路嗎?”

少年好奇誰向他撘話,便看向聲音的來源。

抬頭一看,只有一個和他年歲相仿的少年,双托着頭,坐在石梯上看着他。

“知道的只不過……好像這樣走上去有誠意點”

“是嗎?這兒的神上大人有點壞心腸的呢~怎麼說~就是有點玩味的一個神。”

“欸,你認識他的?”

“嗯,是喔,你閉上眼,然後呼喚他就好了”

把手垂下,深吸一口氣

“伏見稻荷大神!”

睜開眼,石梯上的少年卻成了青年

“沒想到你真的喊呢,天月”

石梯上的神明叫出對方的名字,讓另一頭的人呆了一呆。

“為什麼……會知我的名字……”

“因為我是神明”


「你的願望我確實听到了」


“那,請你實現我的願望”

天月看着神明,眼神堅定不移。

好痛

“即使如何也要實現?”

“嗯”

好痛唷

“即使知道真相也要去實現?”

即使知道所謂恩人是利用你,

也要替他求命嗎?

“你的願望實現了,天月”

“謝謝你,稻荷神大人”

“天月”


神喚停了轉身想要離去的天月。


“什麼事?”

“沒什麼,有什麼事的話,大喊我的名字吧,我會立刻來到你身邊的,我的名字,伊東歌詞太郎”

“謝謝你,歌詞桑…?”

“有綠再見”

對,有緣再見,不過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吧。


「歌詞太郎桑?」

“嗯,抱歉在想事情。”


歌詞太郎看了一眼視角中的板子,隨即板子主人安心的呼氣。


“對不起呢,讓你擔心了”

「沒什麼,歌詞太郎桑笑的話我就不擔心了」


聞言,他失笑,但那表情沒有讓天月看到。

他的記憶回來了,想必很恨自己吧。


「我求你了,我求你了,救救他……」

那段不想回味的記憶,沒有記下的必要。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是要實現我的願望嗎?」

我實現了,讓你知道真相的願望。


「歌詞太郎桑!」

突然「砰」地一聲,才令他回過神來。


“真是的,你再發你呆的話桌子就不用要了歌詞太郎さん”

“欸……欸對不起天月くん對不起啦嗚哇嗚哇(別捏我臉啦)”


そらる一臉嫌棄的看着對面桌的兩人,明明好像是他在投訴,怎麼自己成了兩人閃光下的受害者。


“喂まふ……”

“怎麼了そらるさん?”

“你倒是還滿好的存在着啊你的眼”

“那當……然吧。”

“但是……”


まふまふ躲開旁邊的眼神,心裏想着要不是天照的話大概身上會穿上好幾個洞的不過大魔王是我召喚的好好的用咒語教訓一下大魔王的同時,也道


“好久沒見過歌詞さん那樣笑了”


そらる看了一眼仍在一板一對話的吵架,也道

“應該是火燒京都並被叫作第六天大魔王那次以後吧”


從沒真正生氣過的伊東歌詞太郎,居然一晚大火燒掉整個京都啊。


そらる心裏想心裏怕,那個伊東

居然火燒京都的原因

就只是為了一個人類。

那個看起來入畜無害的稻荷神呢。


………………………………………………………………………………………………


我終於更文我自己都很感動。

我明大綱已經亂得要命,尾也收得怪怪的(檢討)

感謝看文的你


無聲(天月side,必定HE)

ゞ一如既往的亂來

ゞ甘党向

ゞ可能有點虐向

ゞ可以配着天月的花信風食用 ヽ(✿゚▽゚)ノ

ゞ作歌人伊東歌詞太郎x失聲(假装)唱歌人天月

。゜゜(´□`。)°゜。 ワーン !!

難道,你也是捨我而去嗎?

少年的心內的句子伴隨着種種的無奈。

更多的是嘆氣。

和服的紅色袖子中,手握着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

既然如此…… 舉起握着匕首的手,

「啊啊啊一前,不,下面的人,小心啊!快躲開!」

聞言……少年一天月抬頭一看,一個戴着臉具卻只能遮蓋那人半邊的臉,正畢直地往他跌下去。

“!”天月本能的往左移一步。

就在天月整個人往左移去後,青年便跌到他剛站着的位置,附帶着一些白色的樂譜紙和沙的塵土飛揚,臉上的臉具也掉了下來。

「嗚哇,真的起痛的欸……嗯?」

不知什麼時候,青年己經坐來,左手捶着腰喊痛,青年眼中忽然映入一塊白板子。

「你沒事嗎 ?」

那是十分清秀的字,青年剛抬頭,就被天月那双似有着星空的双眼所吸引。

呆愣一會,青年发現自己的失禮,便開口道“剛剛真是抱歉了,我是作歌人,伊東歌詞太郎,你是?”

從對方的啡色長髮中回過神來,手飛快地寫着,然後把板子扳過來

「我是天月,曾經是唱歌人,現在失聲了。」

“如來如此,怪不得你一直也沒有說話。”

“我可以叫你天月くん嗎?”

天月點了點頭,歌詞太郎又問道

「天月くん可以跟我一起去旅行嗎?」

慌慌张张的又補上一句,「我感覺我們好像還滿有緣的,可以一起想想歌詞」

歌詞太郎說完,撿起地上的面具,拍走了面具上的沙,看向天月。

天月不知覺握緊了板子和馬克筆。 他從未離開那個人自已外出去。

他猶豫了。

他看向了面前正在戴起面具的人,又看了看那個人的石碑,又看了看左手握着的匕首。

我走了,那個人會生氣的吧。可是又找不到可以拒绝歌詞太郎的原因。

“若果你不想我不會勉強你的”

說罷,便打算轉身而去。

天月連忙拉着對方綠色的袖子,在板子寫着「等等別走。」

“欸,但是你一面捨不得啊……”

「不是的」,

天月想如此喊出來的,但是他想起自己不能說話。他用左手把用馬克筆寫的字匆匆的擦掉,寫下一句,再扳給歌詞太郎看:

「你別走。我跟你走,別再丟下我一個人了……」

面前的男人似笑非笑的說,

“那你可以把那把匕首給我嗎?”

說罷,便朝他伸出了手, 天月這才回過神自己還是握着匕首的事實,連忙把匕首給了男人。

歌詞太郎小心小心地接過匕首,用毛巾把匕首包了起來。

“然後別帶着那麼危險的東西了,傷到了什麼辦。”

天月點了點頭,歌詞太郎這才笑了起來。

“那走吧。要去哪兒好呢~”

天月一手握着板子和馬克筆,一手拉着歌詞太郎的袖子。

為什麼這個人的笑容那麼温暖 。

為什麼這個人的行為那麼自然。

為什麼……

天月心裏浮現很多個為什麼,他偷偷地看着歌詞太郎的側臉,對方似乎因為路牌的問題而找不到出口而鄒起了眉。 天月拉拉他的袖子,並指了指方向,那人的眉才舒展開來,他笑了,並向他說了句謝謝。

天月喜歡他笑着,想看着他對自己笑,他的心窩便暖起來,他是如此喜歡這個人。

Tbc

ゞ大概一個無比深的坑吧

ゞ感謝看文的你

別人都說,度日如年,如隔三秋。

我百無聊賴地過了兩年,

兩年無數次的傷害,

我仍相信我們能做回朋友。

現實是殘酷的,

沒了就是沒了,就如花瓶,打碎了就碎了,回不來了。

我獨個兒過了的那兩年,淚水大概能裝上很多個杯子。

你到底是什樣想的,我無從理解。

你的行為,我無從理解。

你的說話,我無從理解。

只願,櫻花盛開之日,你我能說上一句

一“我們再一次做回朋友吧”一

這句很容易卻不能暢所欲言的句子。


左撇子(小短子)

ゝ超短的小短子

ゝ內容也許有些跑題了

ゝ甘党加濕器,勿代三

…………………………………………

天月看着別的情侣外出時,男生總是站右方的,可是,他的戀人,伊東歌詞太郎,總是站在他左邊。


“吶,歌詞太郎さん”

“嗯?”


歌詞太郎沒有抬起頭,他還是應了一聲。


“為什麼我們外出的時候,你都站在左邊?”


天月停下螢幕上的手,看着身邊忙着寫曲譜的歌詞太郎。


“那個嘛……”


歌詞太郎「啪」地丟下了鉛筆,轉過身看着天月。


“嗯……真的要說?”

“嗯,不然把你電腦裏上鎖的那個左上角的文件夾給刪掉。”

……

……

……

“認真的,天月くん?”

“嗯”

“那個吶,天月くん,你是左撇子,對不?”

“嗯,然後呢”


天月看了看歌詞太郎,他那副不知道該怎樣說出來的樣子,忽然成了天月現在的樂趣。


“因為天月くん是左撇子嘛,我站在左邊,牽着你的手,你才走得舒服嘛,就這樣……”


天月看着戀人不知所措的樣子,心裏不由得被甜蜜的溢滿。


“可是,歌詞太郎さん,那你用右手不是很累嗎?”

“不會唷”歌詞太郎輕輕地抱着天月,再道“令你感到幸福才是我的任務哦”


“你別叫歌詞太郎呢,改叫肉麻太郎了吧”

“欸,那能那樣做啊一”


天月口中說着句句不滿,可是嘴角卻是不爭氣地向上揚。


“你還當真的啊……別畫圈子了”

“那天月くん說點什麼哄我”

“你還是小孩子嗎?”


天月禁不着心裏因戀人失意的樣子,心軟下來了。

伊東歌詞太郎卻是心甘情願地看着天月朝他招了招手。他這才從角落,走到天月面前坐下。


“我做完以後不許笑不許撒性子了”

“嗯”


半响後,伊東歌詞太郎,又名遲钝太郎,呆了半分鐘才回過神來,理所當然,天月已經躲到房裏死也不要出來。


因為一

天月為了哄歌詞太郎

而吻了他

主動地。


那個對於兩人甜如蜜的吻。


……………………

後記

一感謝看文的各位,如有錯字還望見諒。一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為什眼睛紅了的,難道,世界未日了?!我還想活難道我被你丟下了……一!!

朋友A&B那是你對電話太久還有去給我治治病!!

作者最近每日的日常就是那樣過的,那兒奇怪了…………


I can stop fall in love前

用了伊東歌詞太郎二律背返的I can stop fall in love

依舊甘党勿代三

文案:

…………………………………………………………………………

一If I can , I want to stop falling in love. To you ,I want to let you feel the most happinest.一

夏日炎炎的7月再度襲來,自覺自己對夏日感到無比苦手的天月,依舊拿着從便利店購物完的膠袋,往街道步出了勇敢的一步。

“也太熱了吧……啊好熱”

用手擋着刺眼的陽光,天月加快了往目的地的速度。

他的目的地是一個寧靜的公園,那個平常寧靜的地方,卻傳來陣陣美妙的旋律和伴奏的結他聲,輕而不弱,十分的悦耳。

熟悉音樂的天月,輕而認出歌曲,同時不自覺被這精采的歌聲吸引。 放輕腳步,天月從灌木叢中看到了一個啡髮背向他的青年。

青年身穿襯衣和牛仔褲,少年背着他,輕撥着結他作和聲,青年的背影彷如一幅畫般深深的印入了天月的腦內。

“真的好美啊……”

天月終於忍不住的低聲嘆息。 不論那個人的側臉還是他的歌聲也好,也十分美好。

突然,歌聲頓住了。青年往天月的方向看去,也是一呆。 待天月發現自己被發現,正想着要逃走,卻被青年的喊聲喊停。

“等一下!”

“對不起!我不該偷看你的,但是,但,但是太好聽,對不起”

…………

……


“噗……”

天月把頭底得不能再底,還而為自己會因為任性的行為而被責罵,卻傳來了沉默後的笑聲。 天月把頭升起,映入眼內的是青年用面具半遮的俊臉正努力的忍着不要大笑。

“……”

天月看着青年的笑意卻感到無比無奈。

一「 這個人很奇怪。」一

“啊…我不是人哦?”

“哈?……”

“失禮了,剛剛真是抱歉了,正確點來說我是神明,普通人正常看不我的。”

天月大概認為自己眼花了吧,拍了拍自己的臉,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往前一看,影子蓋在自己身上。

原來,不知何時青年己站到自己面前,笑意滿臉看着自己。

“你沒眼花也沒瘋掉哦”

青年停下,俯下身體,低頭到天月的耳邊道,“只是暫時把你家借我一下,我會好好報答你的あまつきくん” 說完便把頭縮走,仍然笑臉滿臉的看着他。

“嗯好的,咦咦等一下等,等一下欸,為什麼自己會答好的等一下,你為什麼會知我的名字?!”

看着天月慌慌张张的神明大人,不由得再度笑意洋溢。 “因為我是神明而己,那點小事不可能不知道吧?”

說着把一件透明的硬物往天月扔去,天月一伸手便把硬物接着。 那是他熟悉的封面。 他的  1st ミニアルバム 「StartTLiNe」。

“為什……麼?”

“沒什麼哦。單純的喜歡唱歌和音樂的我聽到很開心而已”

呯咚一

天月捂着心口感受那跳動的心跳。

一喜歡音樂,唱歌的一個神明大人一

一被一個那麼勵害的人所稱讚,唱歌和給他能手一

“謝謝……神明大人?”

紅着的臉拉着那人的衣袖連忙的道謝。

“人類真是很特別呢……”

回過頭卻看到如此風景的神明大人,笑臉着的說,

“ あまつきくん,叫我歌詞太郎就好了,請多多指教了“ “我才是多多指教歌詞太郎さん”

一次偶然的相遇,把兩人同時拉到戀愛的漩涡。

儘管他們此刻並不知曉。

‘I think I can't stop falling love you’

tbc一

布丁

*偷拍後篇

*配對:甘党請勿代三

……文案:

“那個,あまつきくん?

” “……”

“那個,あまちぁん?”

“什麼啊我在吃布丁啊。別叫我。”

伊東歌詞太郎無言。 心裹默默的自嘲自己的地位連布丁都不如的歌詞太郎托着下巴,像想起什麼似的,狡猾得如狐狸般勾起了嘴角。

“歌詞太郎さん,還不睡?”

“嗯,還有少少,先別吵我”

“…”

心中打了無數個呵欠的天月抱着正宗君開始陷入了名為睡眠的旋渦,時不時的開始抬頭又底頭的打起瞌睡,但又不想拋下恋人自己一個的去睡覺。

“ あまちぁん先去睡也不緊要的,我自己去找咖啡作伴就好了”

聽這句話後,本來在找姜太公釣魚亦釣得不亦樂乎的天月立刻反應過來的道

“我和咖啡,很明顯我重要點吧。”

“是這樣嚒?”狐狸的嘴角正悄悄地掛起。

“難道不是嗎?”

“(搖頭)”

“嗯…” 天月懶懒的回問,沒有發現自己正丟到陷阱去。 “那個啊あまちぁん,就是有點傷心啊,我不想被剛剛只顧吃布丁而不管我的人說啊。”

“那你吃醋了?呵一嗯…”

“沒有哦,倒是あまちぁん給我一點能量的話我有能量工作也能快點作業完畢哦?”

只見天月呆了呆,便抱着正宗君,走到伊東純情太郎面前。 連奸計得呈的純情太郎也不禁緊張起來。

“あ。あまちぁん?”

“真的?”

“嗯,我什麼時候有骗過你?”

(剛剛不算呜啊?) 天月心內的吐糟了一句,直到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輕輕地拉起,才回過神來。

“嗯我知道啦”

“明白了?” 歌詞太郎再度詢問,

“嗯……”天月頓了頓,再道 “吶,歌詞太郎さん”

“嗯?”

“待會能揍你嗎? ”

“請不要那樣一好痛!”

天月沒等歌詞太郎的回答,便一腳往歌詞太郎的腳丫打了個招呼。 天月往地下輕輕地跪下,然後再把柔軟的嘴唇往歌詞太郎鄒起了眉頭的額頭一貼。

“不痛了不痛了,疼痛吹走。”

輕唸小小咒語,歌詞太郎往腳丫的注意力己經一下子沒了。

歌詞太郎看向依舊保持半睡醒的天月的道

“あまちぁん, あまちぁん?”

“嗯……歌詞太郎さん?”

“ あまちぁん,你的臉,好紅哦”

‘我絕對要打你…我要嗯’

歌詞太郎捂着天月嘴,說道

“どせで? あまちぁん什麼也沒損失倒是我吃了你一記吧”

“那是你不好!”

“哦…那あまちぁん想做什麼呢?要我道歉還是我一”

“說出來了不就好了!”

“是?”歌詞太郎好看的眉毛再度鄒起來了。

“想要我吻你就說出來不就好了嚒?笨蛋太郎さん……” 歌詞太郎稍稍的呆了一下,又回覆到平常的笑臉。

“那あまちぁん,我們去睡吧。”

“作業呢?”

“早完成了w”

……



“還是讓我打你吧”

“不要哦”

“啊一真是的你真是那麼欠打嚒?”

儘管口裏充斥着不滿,天月身體卻自覺地靠向歌詞太郎,任由歌詞太郎抱着他。

“若果是あまちぁん打我的話我沒什麼所謂哦”

“你一”

「你可能不知道,這樣的你,ぼく、大好きだ 」

“趕快去睡,明明被我瘦也不給我早點睡。晚安。”

“ あまちぁん大好き‘‘

“囉嗦,囉嗦太郎さん,我也最喜歡你了。”

………………………………………………………………………………………………

後記

作者再度潛水終於肯更文(不)

錯字請原諒

多謝看到這裏的你


双向供氧

偽虐文,有點奇妙又奇妙的文章

錯字請原諒

不要代入三次元及影響唱見本人。

一一一一一一————————————

文案

—我不知道該説什麽才好

没有你的世界

太辛苦了

wings of piano.Demmo—


艱難地從床上坐起來,抹了抹頭上那些冷汗,伊東歌詞太郎發了個惡夢。

他看到原本自己和天月一起的,那原本是一個满好的夢,但越後來,他便發現天月越來越遠,最後還不見了。

啊……伊東歌詞太郎,你作為一個暗恋人的人也太不行了吧。心裏自嘲一番後,伊東歌詞太郎拿起被貓咪所淹没的電話,再顺了顺不满的貓咪們後,伊東歌詞太郎按了按按键,螢幕便亮了起来,刺眼的光狠狠的告诉着他現在是凌晨三時正。

“喀嚓”解鎖了電話後,他便打開了推特,打算發個推的時候,便發現了天月的推正寫着:天啊,烤肉真的很好吃,還想去吃千里眼,怎麻辩?

“噗。”

在看到訊息後的錯字和對方天真的意念時,伊東歌詞太郎便忍不住笑了出來。

“@_amatsuki_天月君,打錯字了,還有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吃拉面?”

自己再發了個推後,感到睡意再度來襲,正想把電話丟下時,電話卻震了震。


原来是天月send來的line。


「 歌詞太郎さん,什么时候去吃拉面ww 」

「甚麽還没睡?抓到現行犯囉」已讀

「因為我看到歌詞太郎さん説和我去吃千里眼太開心了所以就先回了」

「啊,我打了什麽」

「當没汗到」

「看」

「 あまつきくん你一緊張就打錯字了 」已讀

「咳,那到底什么时候去吃呢 歌詞太郎さん 」

「明天?」已讀

「好啊耶!」

「 あまつきくん,你要成满月了囉 」已讀

「真過分呢,我明明就瘦了,還能穿歌詞太郎さん的牛仔裤呢 」

“噗。還能説呢,我的牛仔裤呢的尺寸,啊,是喔我忘了”

對,他忘了自己很瘦的

「 あまつきくん,對不起,我忘了自己的腰围。 」已讀

「我可以揍你嚒? 歌詞太郎さん 」

「w」已讀

「總之就明天見吧,約在哪里等?」

側頭想了想,他又在塋幕輕快地打着字。

「あまつきくん的家吧,我12點就上來按鐘吧」已讀

「等一下,你跑來我家?」

「嗯,反正很近」已讀

「再加上現在睡的話 あまつきくん 一定睡得不知人事了吧」已讀

「嗯,我明白了,那打安」

「晚」

「晚安, あまつきくん 已讀

放下電話後,不知為何,伊東歌詞太郎總感觉自己剛才那不舒服的感觉早已不見了。


“叮当叮当叮当……”

“啊,真是的,誰啊一大早就按鈴按個不停。”

一打門,映入眼中的便是穿着往常紅外套和恤衫牛仔裤兼附加笑容的伊東歌詞太郎。

“咦。為什麽,”

“…… あまつきくん, 已经12點了”

“今天來幹嘛的……?”

儘管仍在半睡晚狀態中,天月仍讓個位讓伊東歌詞太郎進來。

“ あまつきくん, 今天不是去千里眼嚒?”

“嗯。”

好像有這种事...大概

天月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回卧室,並倒在床上。

吶,正宗君,穿什麽才去好,雖然只是去吃拉面。

天月看着正宗君,心裏默默地問。

最後,天月拉開衣櫃,拿出平常COFlive

時的恤衫外頭套一件連帽外套,再穿了一條鬆裤子。

走進廁所時,他卻看到伊東歌詞太郎在客廳裏逗着玪酱。

他總是被他那温柔又狡猾的笑容所吸引。

看着鏡子中的自已,他才发現自已的頭是有多亂,臉有多紅。

走出廁所後,伊東歌詞太郎也只是坐在地上等待自已。

“久等了”

“不,没什麽,拿齊東西了吗?”

“嗯,走吧,啊拉面啊,吃什麽拉面好啊”

天月一跳一跳的踏出门口,伊東歌詞太郎一面没氣的様子看着天月,便站起來也走了出去。

只是,

一個一跳一跳的,是為了掩饰自己興奮的心情。

一個笑得雖满臉没氣,卻眼里充满了溺愛。

兩人雖然如最好的朋友,卻又像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

同樣地,伊東歌詞太郎在吃拉面的時候,感到如此關係令他的煩心。

“唉。。”

“ 歌詞太郎さん,怎麼了? ”

‘啊?沒事沒事’

‘是嗎?嚶,明明是朋友來說。’

‘為什麼抽泣起來了?啊。。是吃拉面的聲音。’

‘呃。。别瞪了。我說了’

天月見伊東歌詞太郎老實起來,他不禁被逗得一面樂,咧嘴又是一笑,閃得伊東歌詞太郎快瞎了。

“我最近,好像有,”

“有什麼?”

不忙繼續吃面的天月,又看了看坐他對面的伊東歌詞太郎。

“好像有了喜歡的人。”

“嗯??!!真的假的!你?歌詞太郎さん!”

“小聲點”

“對不起”

“是有喜歡的人了,但是,我不知道他喜歡我不。反正我這种人應該不會有人喜歡的”

“等一下暫停一下你那自黑,形容一下那個人嘛,我很好奇。”

“誒,呃啊好啊”

看着特大版天月的臉,伊東歌詞太郎呆了一呆,又道,

“他是個很外向的人,很陽光,又很温柔的一個人,他很喜歡ねこ,很喜歡吃拉面,他的存在如同晚空的月亮,照亮了我暗暗的又無色的世界”

“誒,真勵害呢這個女孩。”

“不是女孩唷”

伊東歌詞太郎放下手中喝光了的汽水罐。

“誒。。”

天勻再度發出單音字,滿臉驚訝,又带着—囗氣鬆下了。

不是女孩。

那代表他還有希望。

因為他喜歡他。

“嗯,我怕説出來吓到他。”

“。。”

一我喜歡坐在我對面的人一

任誰也說不出口。

包括天月,

也包括伊東歌詞太郎。

“あまつきくん。”

打破沉默的

是伊東歌詞太郎。

“是。”

“我喜歡的是你唷”

“咦”

“是你令我的世界有了顏色,有了歡笑聲,是你唷,不是任何人唷”

你笨蛋嗎?伊東歌詞太郎。

要不是你,我會有人照顧我任性的性格嚒

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大蒜原來滿好吃的呢

要不是你,我誰也不會喜歡呢。

因為我只喜歡你啊

“あまつきくん,回覆呢?”

“嗯。。”

小如針掉在吵鬧的店鋪般。

“什麼我聽不到。”

“我也喜歡你啦,最喜歡了”

“哦哦,原來我不是單恋的啊。”

伊東看了看,把侍應員新拿來的汽水罐拿起,坐到天月的旁邊。

悄悄地在天月的耳邊說道

“あいすてるわ あまつきくん。。”

把頭撇开,天月嘟着嘴說

“我也最爱你啦,肉麻太郎さん”

“w”

晚上,天月吃着布丁,單手的滑動着電話的他,正窝在恋人的懷裏。

“歌詞太郎さん,嗯,要吃一口嚒?”

天月抬頭的問,得到的是搖搖頭的回答。

“為什麼?”

“我想把最好的留給你”

“你吃一口的話就是最好的”

說着,天月便硬是把一匙的布丁放到伊東歌詞太郎面前,伊東歌詞太郎看了看天月,除了吃下去還只有吃下去的選擇外,伊東還是吃下去。

甜甜的,焦糖带點苦。

“很好吃,甜甜的像天月般”

“那算什麼啦。”

揉了揉天月褐色的頭髮後,他又把天月人緊緊的抱着。

他在想,他要是沒了天月大概會死掉。

天月也感覺到他身後人緊緊的抱着他,附上了種種的不安。

他在想沒了歌詞太郎的話大概會死掉。

誰也是誰的氧氣筒,只要隨便—方消失了,最後都會缺氧而死。


後記一就是作者我打文又打到深夜不去睡。

感謝看到這兒的你。

可以的話留個言讓作者改善一下。

再一次感謝各位。


偷拍?

x第一次投文多多指投我是月

x私設有

x甜甜撒糖文

“那個啊,現在的歌詞太郎さん的様子莫名其妙的很想揍你 ”

“是嗎 ?あまつきくんw ”

“噗噗ww”

“那邊的別以為我听不到!”

“對不起,まふまふ也不想的但真的太好笑噗ww”

“。。。”

此刻的天月君完完全全的黑化,伊東歌詞太郎隱隐約約看到實體化的黑氣正無數倍的放大。

伊東歌詞太郎在想如果現在不好好的和まふまふ跟天月道歉的話,他们大概。。嗯

至于天月為何生氣成這樣,事源於此。

“啊——累死我了——”

天月伸手一揮,印着歌詞的白紙随着主人無情的扔棄下,随風而下。正好落到倒在地上的天月身旁。

“まふまふ也很累啊,就只欠少少啊,加油”

“就是啊, あまつきくん ”

“呼……呼……”

回答兩人的就只有天月的睡覺声。

“睡着了呢”

“是呢”

兩人相視一會,不自覺地笑了出来。

まふまふ托着下巴,側頭想了想,忽然壞笑起來了

“呐,伊東 くん ”

“什么?誒”

一轉過頭就看到了まふまふ大特寫的伊東歌詞太郎,單單感歎一句,没有再多的感情浮現出来。

“伊東 くん要捉弄一下,あまつきくん嚒? ”

“誒?!”

再度的岀現的單一感慨詞,但满腦子都是玩的まふまふ並没有在意,而是繼續興奮地説着

“伊東くん,待會玩完了我讓你拍照放推唷 ”

原本没什麽興趣的伊東歌詞太郎,双眼立刻亮了起來

“嗯,但是”

得到天月的戀人的同意後的まふまふ,立刻從不知什么地方掏出了橡皮筋,但又被伊東歌詞太郎的但是而煞停了。

“什麽,伊東 くん ”

…………......

……........

….......

......

...

“現在先讓我拍一下”

「砰咚」好像有什么倒了下來般,まふまふ重新從木地坐起來的時候,已经听到好幾次的喀嚓喀嚓,正以為自己的眼瞎了耳朵又幻听了的まふまふ拍了拍臉後,便看到伊東歌詞太郎正呈相反方向的躺在天月身旁,臉上亦多了平常的狐狸臉具,並且用高高影相臉瓜子會瘦點方法來拍下了自己和天月的自拍照。

然後まふまふ的手機便震了震,想當而已是伊東歌詞太郎的推。

當然天月的電話亦震了起來。

本身電話就被丟在地上,震動震醒了淺睡中的天月。

“啊, あまつきくん,醒了嚒? ”

“嗯,抱歉,睡着了, 歌詞太郎さん在哪里? ”

“在這唷,あまつきくん ”

“嗯,我想吃布丁……嗚噢”

“不行唷,要成了满月了囉”

“嗯,我不管…啦,把電話拿來”

“是是,那”

“嗯……誒!!!!!”

在天月隨意番了番電話後,便发現了一個不得不震驚的事實。

@amatsuki_@uni_mafumafu@kashitaro_ito偷拍成功啦,還有まふまふさん一瞬間找出来的橡皮筋正用來給あまつきくん束頭髮了(笑)

已經除去震驚的天月,此刻已經有一種名為我要打人的衝動。

“能好好的解释下嗎? 歌。詞。太。郎。さ。ん ?”

雖然說話人此刻帶着微笑,但毫無任何温度可言。

“あまつきくん,等一一“

“まふまふさん不要說說好點兒唷?”

等一下我只是想說這是我提的意見不要怪伊東くん而已啊,好恐佈,そらるさん你在哪救我。

“喂まふ在一”

“我在等我一下!だがぁ先走(逃)了”

“びぇびぇまふまふさん ”

先走的まふまふ在走的時候仍能感受那超恐佈實體化.mix的黑氣朝他湧去因而加快脚步,不過被そらる一個爆栗又是後事了,不,是三秒後的事了。

“然後,歌詞太郎さん有什麼要說呢?在你今晚去睡地板以前?”

無視外頭的某まふ君的慘叫,天月問道

“為什麼是問句?話說回來あまつきくん我不要睡地板很硬。 ”

伊東歌詞太郎瞬間回道

“你說了什麼?”

“沒,完全沒有”

“是嚒?那我去洗澡了總覺身子有點冷啊”

天月站了起來,從床上拿起衣服,便往洗手間走去。

“ あまつきくん,我能問一個問題嚒?”

伊東歌詞太郎連忙喝住天月

“除了我今天能不能不睡地板以外的都可以問喔。”

我不否認我有一刻想問,啊,那不是重點!

“ あまつきくん你一起來就看推了嚒?”

“嗚啊嗚啊,是喔,然後”

此刻的天月意猶未盡的揉了揉眼,答道。

強制自已别去拿手機的伊東歌詞太郎,顿了頓又道

“你還沒看完”

“誒,那重要嚒?”

“嗯,先看完吧再決定要不要我睡地板吧。”

呆呆的看着向自已伸出的手,天月接過了電話,再度的打開推特。

此刻,電話又震了震。

@amatsuki這麼可愛的あまつきくん我會給大家看嚒?那是私chat唷,當然這麽可爱的あまつきくん我最愛的啦,最愛了唷,雖然配着我這個超醜的人。

那算什麼啦。那算什麼啦伊東笨蛋太郎就只會欺負我。還意好思說自已醜。

“那算什麼啦。”

看着自家戀人側過頭仍被那紅的耳根給出賣了。

“還在生氣嚒?あまつきくん?”

“才...沒呢,完全沒有呢,再說誰嗯一”

趁天月還沒完說話,伊東歌詞太郎便用手支撑起上半身,用柔軟的雙唇封住了天月。

過了一會,伊東歌詞太郎微微的向後退,把手撐在對方的肩上,把玩着對方褐色的頭髮。

“ あまつきくん?這樣你懂了嚒?”

“就只會欺負我你這個笨蛋。”

“對哦,就只會欺負我最喜歡的あまつきくん而已哦”

“囉,囉嗦,我要沖涼去”

“嗯,待會有布丁吃哦”

“哇啊真的我要吃!!”

說着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吔往浴室去。

伊東歌詞太郎看着往浴室去的戀人哭笑不得,嘛,他就只喜愛這個既陽光又傻氣的天月。

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呆呆分割線一一一一一

後記:我第一次投文見到有錯字也請原諒。

話說我寫得有點奇怪天月成了傲嬌了?!(喂!)嘛嘛,感謝看到這兒的你。